爆料热线:0660-3378600 广告投放:15820310609 首页中心 -加入收藏 - 设为首页- 联系我们

小巷转角处的理发店

信息来源:汕尾日报   发布时间:2021-08-07    浏览量:500  编辑人:杨志健

●温水义

这家理发店,开在小巷的转角处。小巷不深,曲曲折折地连接着镇区内最热闹繁华的那条街道。街道上车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然而,小巷却异常安静,走动的人不多,店面也不多。若不是熟人熟路,或寻亲访友,很少人会拐进这条小巷。仅仅几步之遥,小巷与街道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。

这家理发店很小,稍不留意,就会忽略它的存在。店面空间不足二十平方米,摆放着一张椅子,一个洗发的铁架子;四面墙刷着白灰,挂着一面长方形的镜子;镜子旁边的柜子上,摆着一台电视机,播放的大多是新闻类节目。

这是一家简陋的理发店,包括了入门边上的外墙上,只挂着一张竖式的木板招牌,板上用红色漆油写着“理发”二字。虽然书写者很想写成宋体字,笔画修修补补,但终究还是扭扭捏捏,不伦不类地挤在了一堆。可能理发店的主人也觉得难看,后来拆除了,换成电脑印刷的大红宋体字,贴在入门处的玻璃门板上。

多年前,我只身来到这个小镇,人生地不熟,工作之余极少外出闲逛,除几条较大的街道外,其余的路都不甚涉及。若只是逛街购物,我更是不常出去,但理发是不得不去的。于是,理发时,我就到大街边随便找一家理发店,推门进去,简单处理。

第一家进去的理发店,配备了几位中年妇女,炒面般的卷发拨在肩上,脸上涂脂抹粉,俗气浓重。理发前非得要先洗头,我不允,他们就很奇怪地看着我,眼神甚是蔑视。后来虽然依了我,然而剪出来的发型并非我所要的,愤愤然也无济于事,被剪下的头发总不能重新接回去吧。于是,往后只要跟这家相类似的理发店,我是不进去的。

第二家进去的理发店,门面装饰甚是讲究,点缀了许多看不懂的潮流元素。店名奇特,语意半通不通。我推门进去,一个妆容精致的年轻女子迎了上来,让我在旁边的椅子上稍等一会。然而,那几个年轻的理发师染着黄发,手臂上以及脖子上画着杂七杂八的花纹,嘴上还开着低俗的玩笑。我如坐针毡,确实难耐,不一会儿便站起来,对着最先的那个年轻女子说:“我还有急事,头发先不理了。”推门出去,面对车流汹涌的街道却也顿觉呼吸舒畅,有种脱离混沌之感。此后,这类小青年开的理发店,我也不再进去。

遇见小巷转角处的这家理发店,纯是偶然。某次家访路过这条小巷,最早发现的就是那招牌上歪歪扭扭的字,我实在忍受不了被写成那样的宋体字,便多看了几眼,接着便看到了那店内简陋的装修。然而那时,我心里却舒坦了许多。干净的,安静的,才应该是理发店原来的样子。

忆起少年时,家乡的那些理发师傅,只需几项简单的理发工具,剪刀挥舞间,发丝轻轻飘落,过程简单快捷。那时的理发师傅,走村串巷,全凭手艺说话。然而时代车轮滚滚前行,许多行走在民间的手艺师被淹没在风尘之下,已寻不见踪迹。这其中,也包括了乡间的理发行业。

发丝三千随脾性,不付污淖陷渠沟。后来每次理发,我都选择了这家开在小巷转角处的理发店。从繁忙的街道拐进小巷,耳际瞬间安静了许多,再从小巷踏进理发店,车流声人语声就更远了。这样的理发店,自始至终地给了我安静的慢时光,我可以舒适地坐在那里剪一个普通的发型。

多年过去了,理发店的墙面老了,白灰重新粉饰了一遍;水泥地板被敲掉了,换上了光滑的地砖;那摆放在柜台上的电视机,似乎更换了几部,却始终落伍于市面上的流行型号。是的,这是一家普通的传统的理发店,理发师的水平也许并不高明,而我却一直执着于那简单的环境,执着于那中规中矩的发型。我想,五花八门的造型,终究不适合我。正如灯红酒绿的世界,不是我的所向。

时光慢慢悠悠,可这古老的小镇却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。许多传统的东西寻不着了,很多现代化的气息却常常迎面扑来,让人措手不及。在这个小镇上,像这样的理发店已经越来越少了;像我这样的人,也都不再年轻。

善为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① 凡本网注明“稿件来源:善为网”或在的稿件,版权均属善为网所有。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稿件来源:善为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② 本网未注明“稿件来源:善为网”的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"稿件来源"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。